山西证券研究员表示,包括天然橡胶在内的资源品价格的上升通道已经明确打开,天胶价格的涨势至少会延续到明年中期。中国合成橡胶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周文荣表示,合成橡胶与天然橡胶的合理价差在3000-4000元/吨,现在的价差扩大到了1倍以上,合成橡胶价格也将上涨,这种比价效应将给轮胎企业带来更大的压力。

生产轮胎的重要原料天然橡胶受制于人,天胶价格疯狂上涨并达到历史高点,中国轮胎业利润降至历史低点,轮胎企业苦不堪言。业内人士称,在外国天然橡胶企业的强势挤压之下,中国轮胎业扮演着为国外胶企打工的角色,随着胶价的进一步上涨,生存空间还将受到更严重挑战,一场生死劫摆在中国轮胎业面前。

《政策》还规定,除搬迁和现有企业技术改造外,在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期(2009年~2011年)内,不再新建、扩建轮胎项目。

近期公布的《轮胎产业政策》提出,鼓励有实力的内资优势企业到境外设立轮胎分厂。遗憾的是,其中并没有更进一步的鼓励措施。中国轮胎业在转嫁成本的能力得到提升之前,还将承受高价天胶的重压。分析人士认为,如果得不到政府的帮助,必将有一批轮胎企业被迫退出市场。

分析人士认为,该项政策对于以生产子午线轮胎为主的有关上市公司形成利好,包括黔轮胎A、青岛双星、S佳通、风神股份、ST黄海、双钱股份等。按照子午化率从75%提高到85%测算,大概可以增加子午胎需求6500万套以上,这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行业的产能过剩。

他告诉记者,目前,同是天然橡胶的下游产业,输送带行业就一公斤的天然胶都不用了。他认为这种需求的供求紧张关系是会变化的,天然胶终究要被代替。

山西证券研究员表示,“所有轮胎上市公司一季报加权平均毛利率为11.55%,上半年则下降到11.1%,而去年中期为17.2%,全年更是高达20.37%。因此,去年三四季度是行业利润的高点。毛利率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天然橡胶价格上涨,此外还有汽车销量增速与去年相比放缓。”

政策控制产能的目的十分明显,提出的准入门槛与此前公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大幅提高。新建、改扩建载重汽车子午线轮胎项目,一次形成生产能力应达到年产120万条以上;新建、改扩建轻型载重汽车子午线轮胎和轿车子午线轮胎项目,一次形成生产能力应达到年产600万条以上。新建、改扩建载重、轻型载重、轿车子午线轮胎混合型项目,单品种生产能力也必须达到上述要求。而在征求意见稿中,以上两个指标分别是100万条和500万条。

“一方面是胶料达到历史最高水平,另一方面轮胎行业的利润率下降到历史最低水平。这么高的胶价,轮胎企业不可能再坚持下去。”佳通轮胎投资有限公司博士沈伟家对本报记者说:“轮胎行业的利润率2008年在3%。今年1到8月,43家与去年同期比利润率下降到1.12%个百分点。这还是用的去年以来的胶料,这几个月胶料涨价,算上这部分成本,你看看我们上市公司的报表就知道了,五六月公司利润开始往下走,七八月眼看着直线下滑。”

政策还明确规定,除搬迁和现有企业技术改造外,在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期(2009-2011年)内,不再新建、扩建轮胎项目。

疯狂的天胶

“在天然橡胶价格暴涨之后,下游轮胎企业,已经到了生产轮胎就等于给别人送钱的地步了。”沈金荣说,这也是杭州中策率先涨价的原因。

新政难解“近渴”

当然,要改变生产原料轮胎业受制于人的现状,企业必须加快步伐走出去,在海外原料地设立轮胎分公司或者天胶生产基地。政策也提出,鼓励有实力的内资优势企业到境外设立轮胎分厂,但是并没有更进一步的鼓励措施。

其次,要调整橡胶加工布局。我国天然橡胶加工业加工厂较多且比较分散,规模小,产品标准一致性差,缺乏质量监控体系。应根据天然橡胶生产资源的数量规模、地域分布和交通便利程度,调整产业布局,通过合并、改建等措施,减少加工厂数量,扩大加工规模,以发挥生产的规模效应。

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人士透露,协会正在抓紧起草有关方案,计划上报给有关部门,呼吁政府抛储以平抑天胶价格。不过,分析人士指出,抛储只能短期改变天胶的供需格局,天胶价格疯涨上涨的根本原因是对外过度依赖,随着汽车产销量的增长,天胶对外依存度还将继续扩大,要摆脱这一受制于人的困境,企业必须加快步伐走出去,获取自己能够控制的原料。

受产业政策影响,轮胎行业产能过剩问题将逐步得到解决,向下游转移成本的能力随之会大幅提升。轮胎下游的汽车行业正激进地扩张产能,并显现产能过剩的苗头,这意味在不远的将来,高价天胶带来的苦果将由汽车企业来承受,现在连锁反应才刚刚开始。

《政策》规定,新建、改扩建轮胎项目,综合能源消耗应低于950千克标准煤/吨三胶(天然胶、合成胶和再生胶)。新建、改扩建轮胎项目,环境保护措施应达到《橡胶工厂环境保护设计规范》GB50469的要求,企业生产用水循环使用率应达到90%以上。轮胎企业必须通过质量管理体系、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和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。达到技术规范并实行“三包”服务的产品,方能进入市场。

“从今年6月份开始,轮胎行业就明显感受到天然橡胶涨价的压力,而且这个压力一直持续到现在。”一家轮胎上市公司的高管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,第三季度轮胎行业的毛利率与第二季度相比继续下滑。

据协会人士透露,在中橡协最近组织的一次会议上,轮胎企业呼吁政府尽快投放国家储备天然橡胶以平抑市场价格。中橡协正在抓紧起草方案,并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行业面临的困难。不过,原静表示,这只能是短期缓解一下,只要原料对外依赖的情况不改变,轮胎企业的生存空间将始终受到挤压。

“另外,国家税务部门、财政部应尽快取消天然胶进口20%高关税率。现在这个时候是取消的最佳时期。”蔡为民告诉记者。

小编推荐: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,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

除了产能过剩,此外还有品牌弱势的因素。我国轮胎企业主要集中在全钢子午线轮胎领域,高级乘用车所用的半钢子午胎主要为国外品牌把持。尽管半钢胎总体产能过剩,外国品牌的价格依然很高,而且正加大在中国的投资力度,一些上市公司也计划切入这块市场,但是未来前景并不明朗。

与此同时,黔轮胎A、双钱股份、风神股份等6家轮胎行业上市公司,也交出了一份让人忧虑的三季度成绩单。除去双钱股份、ST黄海今年上半年业绩有所增长外,其余几家公司上半年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均有所下滑。

除了产能过剩,此外还有品牌弱势的因素。我国轮胎企业主要集中在全钢子午线轮胎领域,高级乘用车所用的半钢子午胎主要为国外品牌把持。尽管半钢胎总体产能过剩,外国品牌的价格依然很高,而且正加大在中国的投资力度,一些上市公司也计划切入这块市场,但是未来前景并不明朗。

在目前产能严重饱和的情况下,企业扩张产能的意愿也大大降低。山西证券研究员表示,轮胎上游的生产设备行业收入下降很明显,资金进入轮胎行业的热情明显降温,未来两年轮胎产能扩张将会放缓。

在提价的背后,谁是轮胎企业利润集体下滑的“黑手”?

外国胶企的强势,主要源于中国对天然橡胶的极度依赖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中国天然橡胶的对外依存度达到60%-70%,今年可能超过80%。定价权主要掌握在泰国、马来西亚、印尼、越南等国手中。由于天然橡胶的种植受到地理条件的限制,未来随着中国汽车的增长,对外依存度还将继续增加。也正是基于中国汽车销量确定性增长的前景,市场人士几乎找不到天胶价格会下调的理由。

政策还明确规定,除搬迁和现有企业技术改造外,在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期(2009-2011年)内,不再新建、扩建轮胎项目。

链接

分析人士认为,该项政策对于以生产子午线轮胎为主的有关上市公司形成利好,包括黔轮胎A、青岛双星、S佳通、风神股份、ST黄海、双钱股份等。按照子午化率从75%提高到85%测算,大概可以增加子午胎需求6500万套以上,这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行业的产能过剩。

新政难解“近渴”

与生产成本的快速上涨相反,轮胎行业的利润骤然下挫。去年天然橡胶降至最低价1100美元/吨时,轮胎行业的平均毛利约为5%;今年的平均毛利润急剧下降。

另外三家公司公布的业绩预告似乎更能反映轮胎行业面临的状况。ST黄海预计前三季度可能亏损;青岛双星预计前三季度净利润约500万元,同比下降50%-100%,其中第三季度亏损598万元;黑猫股份预计前三季度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30%以内,约3800-4000万元。

截至目前,根据申万行业分类的8家轮胎上市公司中仅有龙星化工一家披露三季报,但是结合业绩预告和行业运行状况可以看出,相关公司三季度难以好于二季度。华融证券研究员王贝贝表示,“成本压力较大,却难以向下转移,轮胎公司三季报不会好看。”

“这个关键时刻国家应拿出10到15万吨储备橡胶进行竞拍,来抑制上涨势头。今年4月下旬,橡胶就曾有一次快速上涨,当时国家就抛了10万吨储备橡胶,起到很好的作用,价格马上回落了。”蔡为民表示,战略物资的储备作用,就是要用在刀刃上。

高价天胶产生的效应已经在轮胎企业的财务报表中明显体现出来。中国橡胶工业协会的人士称,轮胎利润率降至历史低点,企业日子很难过。

外国胶企的强势,主要源于中国对天然橡胶的极度依赖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中国天然橡胶的对外依存度达到60%-70%,今年可能超过80%。定价权主要掌握在泰国、马来西亚、印尼、越南等国手中。由于天然橡胶的种植受到地理条件的限制,未来随着中国汽车的增长,对外依存度还将继续增加。也正是基于中国汽车销量确定性增长的前景,市场人士几乎找不到天胶价格会下调的理由。

“事实上都是钱闹的。”沈金荣告诉记者,“国内对天然橡胶的供求是相对平衡的,但是橡胶等原材料价格上涨,中间商、零售商每天上网看原材料价格波动,于是产生轮胎涨价预期,提货的积极性越来越高,造成了需求的增长,又反作用橡胶价格的上涨,从而带动了新一轮需求的上涨。”

子午线轮胎最早由米其林公司于1946年发明。与普通斜线轮胎相比,子午线轮胎滚动阻力小,附着性能好,弹性大,缓冲力强,承载能力大,耐磨耐刺,但制造技术相对复杂,成本较高。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会长范仁德此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称,轮胎行业面临的产能过剩是结构性的,高端产品的产能依然供应不足。

天胶价格在很多人看来近乎“疯狂”,市场做多的热情高涨。一位天然橡胶贸易商表示,“谁都没有想到天胶会走出这一波行情,去年胶价在25000-26000元/吨的时候,很多人就认为价格太高并开始控制进货,现在贸易商手中的库存依然很低,奇怪的是大家越不敢买,价格越往上涨。”市场数据显示,目前天然橡胶的现货价格为30000元/吨左右,期货价格在31000-32000元/吨的范围震荡。

第一,对于轮胎企业来说,应及时调整轮胎的出厂价格。这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消化原材料价格的最有效手段。他告诉记者,今年一共有4次价格调整,9月底、10月初有部分企业调高了3到5个点的价格。

轮胎利润率降至历史低点

近期公布的《轮胎产业政策》提出,鼓励有实力的内资优势企业到境外设立轮胎分厂。遗憾的是,其中并没有更进一步的鼓励措施。中国轮胎业在转嫁成本的能力得到提升之前,还将承受高价天胶的重压。分析人士认为,如果得不到政府的帮助,必将有一批轮胎企业被迫退出市场。

解困之道:寻找替代材料

当然,要改变生产原料轮胎业受制于人的现状,企业必须加快步伐走出去,在海外原料地设立轮胎分公司或者天胶生产基地。政策也提出,鼓励有实力的内资优势企业到境外设立轮胎分厂,但是并没有更进一步的鼓励措施。

更关键的问题是如何降低天然橡胶的对外依存度,如果这得不到解决,即使未来转嫁成本的能力能够提升,下游的汽车也将遭殃。当前中国车企纷纷扩张产能,业内早已有产能过剩的警示。可以预见,当汽车产能过剩显现之时,对高价天胶感到棘手的将会是中国汽车企业。

提高行业准入门槛

截至目前,根据申万行业分类的8家轮胎上市公司中仅有龙星化工一家披露三季报,但是结合业绩预告和行业运行状况可以看出,相关公司三季度难以好于二季度。华融证券研究员王贝贝表示,“成本压力较大,却难以向下转移,轮胎公司三季报不会好看。”

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人士透露,协会正在抓紧起草有关方案,计划上报给有关部门,呼吁政府抛储以平抑天胶价格。不过,分析人士指出,抛储只能短期改变天胶的供需格局,天胶价格疯涨上涨的根本原因是对外过度依赖,随着汽车产销量的增长,天胶对外依存度还将继续扩大,要摆脱这一受制于人的困境,企业必须加快步伐走出去,获取自己能够控制的原料。

《政策》提出,要引导轮胎企业联合上下游企业,特别是汽车生产企业,共同研发轮胎新品种。鼓励建设服务于全行业的轮胎性能检测中心、评价试验场和工程技术中心。大力推进节能减排和资源综合利用,引导和鼓励轮胎生产企业推进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。

更关键的问题是如何降低天然橡胶的对外依存度,如果这得不到解决,即使未来转嫁成本的能力能够提升,下游的汽车也将遭殃。当前中国车企纷纷扩张产能,业内早已有产能过剩的警示。可以预见,当汽车产能过剩显现之时,对高价天胶感到棘手的将会是中国汽车企业。

另外三家公司公布的业绩预告似乎更能反映轮胎行业面临的状况。ST黄海预计前三季度可能亏损;青岛双星预计前三季度净利润约500万元,同比下降50%-100%,其中第三季度亏损598万元;黑猫股份预计前三季度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30%以内,约3800-4000万元。

首次提出建立轮胎召回制度

对于本轮天然橡胶价格上涨的原因,银河期货研究员原静表示,中国汽车销量稳定增长拉动了轮胎的销量,而国内的天胶供应却有所减少。去年国内天胶产量为64.6万吨,今年的产量原先预计是68万吨,可是受云南大旱和海南大规模降雨的影响,大概会比去年减少4万多吨。11月底和12月底,云南和海南相继进入停割期,国内供给将进一步减少,本来就需要进口的天然橡胶还需要加大进口力度。

小编推荐: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,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

从长期来看,国内行业整合是规避现有问题的关键。

天胶价格在很多人看来近乎“疯狂”,市场做多的热情高涨。一位天然橡胶贸易商表示,“谁都没有想到天胶会走出这一波行情,去年胶价在25000-26000元/吨的时候,很多人就认为价格太高并开始控制进货,现在贸易商手中的库存依然很低,奇怪的是大家越不敢买,价格越往上涨。”市场数据显示,目前天然橡胶的现货价格为30000元/吨左右,期货价格在31000-32000元/吨的范围震荡。

高价天胶产生的效应已经在轮胎企业的财务报表中明显体现出来。中国橡胶工业协会的人士称,轮胎利润率降至历史低点,企业日子很难过。

王文浩对本报记者称,“天然橡胶从2009年1月的1100美元/吨的价格回归,可以理解,但是,目前这种突破历史最高价,并创下新高情形,实在缺乏事实依据。胶农在1100美元/吨尚可以生活,那么可想而知,现在4000美元/吨,里面有多少炒作成分。”

生产轮胎的重要原料天然橡胶受制于人,天胶价格疯狂上涨并达到历史高点,中国轮胎业利润降至历史低点,轮胎企业苦不堪言。业内人士称,在外国天然橡胶企业的强势挤压之下,中国轮胎业扮演着为国外胶企打工的角色,随着胶价的进一步上涨,生存空间还将受到更严重挑战,一场生死劫摆在中国轮胎业面前。

山西证券研究员表示,包括天然橡胶在内的资源品价格的上升通道已经明确打开,天胶价格的涨势至少会延续到明年中期。中国合成橡胶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周文荣表示,合成橡胶与天然橡胶的合理价差在3000-4000元/吨,现在的价差扩大到了1倍以上,合成橡胶价格也将上涨,这种比价效应将给轮胎企业带来更大的压力。

“疯狂”的胶价:一年翻一番

龙星化工披露的三季报显示,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.366亿元,同比增长32.85%;净利润5031.946万元,同比增长8.31%;每股收益0.3019元。净利润增幅大幅低于营收增幅,毛利率下滑十分明显。

轮胎利润率降至历史低点

但沈金荣认为,让国家抛胶并不是“治本之策”。他认为,“国际天然橡胶的供不应求,在中国体现出来,最多也是30万吨的量,从这个意义上讲,如果众多企业能够发展天然橡胶替代产品,多使用合成橡胶材料,则30万吨的缺口很容易转移出去。”

受产业政策影响,轮胎行业产能过剩问题将逐步得到解决,向下游转移成本的能力随之会大幅提升。轮胎下游的汽车行业正激进地扩张产能,并显现产能过剩的苗头,这意味在不远的将来,高价天胶带来的苦果将由汽车企业来承受,现在连锁反应才刚刚开始。

“从今年6月份开始,轮胎行业就明显感受到天然橡胶涨价的压力,而且这个压力一直持续到现在。”一家轮胎上市公司的高管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,第三季度轮胎行业的毛利率与第二季度相比继续下滑。

而王文浩则表示,对于轮胎行业来说,只有形成大集团,才有力量来支撑这个行业,这样的话在采购橡胶的时候有话语权,在定价的时候也有话语权。“现在我们两头没有话语权。”

政策控制产能的目的十分明显,提出的准入门槛与此前公布的征求意见稿相比大幅提高。新建、改扩建载重汽车子午线轮胎项目,一次形成生产能力应达到年产120万条以上;新建、改扩建轻型载重汽车子午线轮胎和轿车子午线轮胎项目,一次形成生产能力应达到年产600万条以上。新建、改扩建载重、轻型载重、轿车子午线轮胎混合型项目,单品种生产能力也必须达到上述要求。而在征求意见稿中,以上两个指标分别是100万条和500万条。

子午线轮胎最早由米其林公司于1946年发明。与普通斜线轮胎相比,子午线轮胎滚动阻力小,附着性能好,弹性大,缓冲力强,承载能力大,耐磨耐刺,但制造技术相对复杂,成本较高。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会长范仁德此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称,轮胎行业面临的产能过剩是结构性的,高端产品的产能依然供应不足。

而就在这次紧急会议结束后不久,天然橡胶的期货价格一度超过38000元/吨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